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能”与“不能”

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是推动军事技术进步和军事革命演进的重要力量,是改变作战样式和颠覆战争形态的关键推手。在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热潮中,必须审慎思考谋后而定,深刻认识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技术枢纽作用,辩证看待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功能边界,准确把握人工智能的“能”与“不能”,既要反对鄙薄论,也要反对万能论,全面客观厘清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能”与“不能”,努力在人工智能军事应用中抢占先机、赢得主动、体系发展、跃升突破。

能颠覆战争形态,但不能改变战争本质

战争形态是不同历史阶段战争的表现形式和总体状态,是人类社会生产方式运动在军事领域的表现。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和主导性武器装备的标志性发展,会引起军队编成、作战方法和作战理论等全新变革,导致战争的整体性改变,从而产生新的战争形态。当前,智能化战争形态已显露颠覆以往战争形态的新特征。比如:智能化军队组织形态将重塑重构,领导指挥体制呈现扁平网聚、矩阵交互、全域耦合特点,规模结构更加精干高效、多域聚合、一体融合,人机混合和无人集群编组成为主要方式,智能主导的无人化作战力量占比不断提高;虚拟空间在作战体系中的地位作用逐步提升,地理域、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实现深度统合与一体化,多域跨域成为基本形态;武器系统无中心、弱中心、有中心以及相互之间的混合兼容成为发展趋势,将彻底改变以人为主的指挥控制和决策模式。

目前已经显见,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多地运用于军事领域,提升了战争智能化对抗的色彩与水平,由此可能造成战争门槛降低、战争表象模糊、战争主体更加多元。但任何技术手段的更迭进步也无法改变战争的本质,无法改变战争的基本规律和基本指导规律。在智能时代,战争本质仍然是流血的政治,智能技术的发展和在军事领域的应用,同样是各个国家和政治集团政略战略的直接体现,战争的正义性和非正义性依然有明确分野,战争的命运依然是由参战的官兵和人民群众决定的,涉及民族独立、反对压迫剥削、促进人民解放和社会进步的战争,需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胆略和“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决心。在战争指导上,无论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发展,我们都要坚持战争为政治服务、坚持以正义战争打败非正义战争这个根本。

能辅助人类决策,但不能完全取代人类

人工智能能否完全取代人类在战争中的作用,是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必须直面的问题。智能化不是要让机器智能超越、取代或淘汰人,而是用它辅助、解放和增强人,通过人机智能融合,实现人的自我超越。从“器”的角度看,目前基于“统计学+大数据”为特征的机器学习,智能特性依然有赖于数据的堆叠和算力的进步,数据的量级和质量将决定智能的程度,单纯建立在模拟仿真模型和战争推演数据基础之上的人工智能系统,在过程处理和因果逻辑关系上存在薄弱环节,容易遭到伪数据的诱骗,置信度不够理想,远未达到指挥“末日武器”的水平。从“术”的角度看,军事指挥和战争活动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艺术性地利用或制造不确定性也是克服不确定性的方法之一,有时需要用“劣解”而扬弃“优解”,如果完全接受按照算法模型规划的最优方案,军事指挥艺术的发挥空间将被严重压缩,恐怕很难出现“空城计”“四渡赤水”这样的神来之笔。

随着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亟待界定,战争伦理、道德、法律也将面临新一轮挑战。人工智能或许能分清“利”与“弊”,厘清“胜”与“失”,但却很难像人类一样看待“舍”与“得”,判断“对”与“错”。无论智能科技取得什么样的突破,人仍将是战争的策源者、设计者和承担者,人类意志以规则和算法被物化到智能武器中,战争中由智能武器来贯彻人的作战意图、达成预定的作战目的,智能武器自主作战的背后依然是作战方法、指挥方式与意志品质的较量。人类必须将战争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能成为战争主导技术,但不能包办战争全部技术

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巨大价值,推动世界各国将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未来战争的主导技术全面布局、全力发展。但应该理智地认清,人工智能技术会是未来战争的主导技术,但不会成为战争的全部技术,发展人工智能只是手段和过程,而不是结果和终点。从历史经验看,新事物总孕育于旧事物中。科技领域围绕颠覆和反颠覆、突袭和反突袭、抵消和反抵消的较量十分激烈,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加速推进,量子信息、基因工程、生物工程、新能源、新材料等技术以及与之交叉领域的迅猛发展,任何一点形成突破都有可能带动链式发展,推动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深刻变化,“太空战”“基因战”“生物战”等同样可能成为主流作战样式。通过机器学习应用和深度学习算法,提高核爆炸过程的数值模拟能力,在确保其核威慑可靠性的同时,从技术上降低了核武器的使用门槛,核威慑进攻性、实战性增强,核讹诈甚至有限核战争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人工智能与一系列先进常规武器之间存在多方面交集,能够大幅增强常规武器的能力,进而放大先进常规武器的破坏性影响。必须辩证看待人工智能与其他颠覆性技术群的发展关系,在力量分布、资源投向上既重点突出又有所侧重,兼顾左右协调发展,以创新方式控制成本。必须汲取“冷战思维”经验教训,防止强敌进行“技术讹诈”,全面协调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警惕盲目陷入“全球人工智能军备竞赛”,造成战略消耗和战略被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1

anns 2022-9-21 11:02:05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深刻、全面、到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