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聊一聊总裁的碰瓷小娇妻温夏言萧靖风比较新章节列表在2022/8/6 17:44:26


她咬牙切齿,瞪着眼睛,打定主意,绝不会就这样妥协认输,妈妈留下来的财产,那都是妈妈娘家的东西,温振华是个什么东西,若非娶了妈妈,他怎么可能有今天。言情小说的具体问题可以到我们网站了解一下,也有业内领域专业的客服为您解答问题,为成功合作打下一个良好的开端!https://m.qi74.com


竟然也试图用抢来的财产跻身上流社会

她爬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没完没了的用袖子抹着嘴巴,她的初吻!

可看看眼前宏伟的别墅,温夏言能做什么拆了他房子么

眼下,温夏言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了,那她只能用比较后一个办法……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依然决绝,再也没有看一眼这幢华丽的城堡,而是坚决的转身走掉。

别墅的窗口中,一抹颀长的身影,半侧着身子站在那里,看着外面瘸着腿离开的女子,面表情,一贯冷漠的眼神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管家乔纳森进来:“少爷,她已经走了。”

萧靖风淡淡点了点头,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眼睛里的玩味儿越发深沉。

她刚才那样的反应,难不成是她的初吻

萧少的唇角一勾,虽然这个女人很讨人厌,可是不得不承认,她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温夏言冲上公路,拦了一辆车就坐了上去:“去阳城律所。”

那司机师傅见她穿成这样,首感觉就是她付不起车费,可想想,她从这种地方跑出来,比较不济也不至于连一点车资付不起,也没说什么,载着她,前往目的地。

温夏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眼前不断浮现出自己被赶出家门的情景,多年来的父女情谊,只怕是在官司开始之前,就要这样断掉了。

她闭上眼睛出了一口气,心口憋闷的难受,不光是因为温振华的绝情绝义,更加是因为,林长清竟然愿意相信温雪然说的话,也不想听她解释一下。

而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温夏言骤然睁开眼睛,看着前方的道路,眼神却找不到焦距。

十多年的感情下来,林长清就这么抛弃了她。

从家里出来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温夏言接二连的遇到事情,直到这一刻,才有时间想起林长清。

以往,每年她的生日,林长清都会替她准备造型独特的生日蛋糕,陪她一起度过年龄交替的这一天,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送上他精心准备好几个月的礼物。

温夏言在自己房间里,专门有一个小柜子,用来存放林长清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正是因为有林长清的陪伴,是以温夏言在失去妈妈之后的生日,从来没有觉得难过过。

可如今……

她二十岁了,本该和她一起庆祝生日的林长清,此时大概正搂着温雪然卿卿我我吧

眼前的视线越发模糊起来,温夏言不止一次的在心里告诉自己,留不住的就放弃,能被人抢走的就不属于自己。

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吧嗒吧嗒,落在手背上,明明不重,却砸得生疼。

心疼。

十多年的感情啊,说放下就放下吗

旁边的司机看她这样,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家破人亡的大事儿呢,见不得她哭,试图开口劝慰:“那个,姑娘啊,这人……”

温夏言抹了一把脸打算司机的话:“我的眼睛迎风流泪,你可以当做没看见。”

司机噎了一下不说话了。

温夏言骄傲了这么多年,怎么会允许一个陌生人可怜她,尽管她此时的处境,真的很可怜。

到了律所,温夏言准备下次,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居然一分钱都没有!仅有的一张卡,也已经被温振华给冻结掉了,根本就不能用。

她想了想,果断道:“这样吧,师傅,我进去和我朋友要了钱来给你,我现在身上没有现金。”

生怕对方拒绝,温夏言跳下车子就冲进律所,目前她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找到陈律师的办公室,陈律师刚好在,见到是她,脸色有些古怪,“温小姐……你怎么来了”

温夏言来不及和他打招呼:“陈律师,能不能先给我点零钱我欠了人家的车费,先付了。”

陈律师眉心一拧:“你打车来的,没有钱付车资”

温夏言点点头:“是啊,人家在外面等着啊,陈律师,拜托拜托,先借我点……”她双手合十对着陈律师拜拜。

陈律师并没有急着掏钱,反而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温小姐,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只是为了这点事儿吧”

“当然不是,陈律师,我我妈妈留下来的家产,全都被我父亲剥夺了,我不能任由他这样做,所以今天来找你,是为了……”

“帮你夺回家产”陈律师问道。

温夏言点点头。

“呵呵呵。”陈律师忽然阴阳怪气的笑了两声:“也就是你现在一分钱没有咯连一趟的士的钱,都要我帮忙出”

温夏言还没有意识到他说这话意味着什么,他是妈妈生前的朋友,温夏言十分的信任他。

然而陈律师的下一句话,就让温夏言的信任狠狠打脸:“温夏言,你还真是天真的很,你现在连一趟的士都付不起钱,你哪来的脸,让我帮你打这么大一场官司”

“我……你……”温夏言并没有想到这一点,狠狠的愣住了,只觉得心头一凉,难道陈律师并不想帮这个忙吗

陈律师冷下脸来:“走吧,不然我叫保安了!”

“不是,陈律师,我妈妈生前和你关系那么好,难道现在……”

“对啊,那时候,你妈妈如日中天,别说我当时只是个小律师,就连流也想要去巴结她。现在呢”

“她死了,你没钱,我跟人谈话,都是按照分钟收费,跟你耽误了这么久,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要是再不滚,我真不会跟你客气!”

温夏言只觉得心头被人狠狠的拧了一把,陈律师的话,她言以对,却不肯相信他会这样做,难道人走茶凉这种事,终究是逃不过吗

“陈律师,你……”

陈律师完全没有听她说完的意思,直接打了内线:“叫两个保安上来,我这里有人理取闹!”

“陈律师……”温夏言急了,“您再考虑考虑啊!夺回家产,律师费我一份不会缺给你……”

她的声音渐去渐远,比较后被两个保安拖着给扔出了律所,扔在大街上。

温夏言这已经是第次被人扔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