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领航者 | 人工智能:像电力一样改变世界

人工智能,这个曾经是科幻电影中的概念,成为了领航者嘉宾们最有共识的将改变未来的科技,即将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改变。过去几年,《领航者》访问了中美两国业界学界最顶级的人工智能领域领航者。我为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感到兴奋不已,也很高兴能看到这些行业专家们同时在积极地从人文层面、价值观层面去思考科技的未来。


领航名人馆

凯文·凯利(Kevin Kelly


作家、科技思想家

李开复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

吴恩达

Landing AI 创始人兼CEO、

计算机科学家

张亚勤


百度前总裁

凯文·凯利:

人工智能带我们进入镜像世界

被粉丝们亲切地叫做KK的凯文·凯利(Kevin Kelly),他以对科技发展趋势的预测而闻名, 被看作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科技、互联网领域的观察者之一。他认为在未来30年,人工智能将起到最主导的作用,带领我们进入镜像世界。在真实世界里的每样东西里面都会有一个芯片,在虚拟世界里有一个复制品,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将被数字化, 一个真正万物互联的世界即将到来。



凯文·凯利认为,镜像世界的技术基础之一就是廉价、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意义可能比我们今天想象得还要重大,将触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凯文·凯利相信,它会比过去的工业革命更深刻地影响人类。

镜像世界会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一它可以让我们更好地诠释世界。比如有一个人走在街上,看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东西,他可以留下一条标注,标注会留在那个地方。如果这个人的朋友也来到同一个地方,他们也会看到那个标注。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会因此改变。



镜像世界的第二个好处是在增强现实的加持下,它可以模拟几乎所有的事情。凯文·凯利举例说如果有一座结构复杂的大楼,它有空调、有管道、有电,我们很难理解在这个楼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个数字镜像让我们可以通过操纵相同大小的建筑物的数字孪生来运行建筑物,可以对该建筑物进行模拟。

在大数据的世界,镜像世界的另一大优势在于这是组织数据的最佳方法,可以将有关该建筑物的数据放在建筑物本身所处的地方,一切都是三维的。从概念上讲,这样组织数据就好像电脑桌面上的文件夹,帮助人类建立了一个三维世界的信息



镜像世界也更适合机器人和无人车的大规模普及,因为这也是机器看到的世界。


李开复:

人工智能时代中国可以站到世界最前沿

李开复是一位在科技领域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曾是苹果、微软、谷歌,这三间全球最大科技公司里职位最高的华人。而现在,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华人世界人工智能先行者之一。他早在80年代就开始研究人工智能,又出书到全球宣讲人工智能的发展轨迹、未来蓝图和中美各自发展的优势。






他相信,在这场人工智能革命中,中国可以站到全球的最前沿;他也一直身体力行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推动着人工智能在无人驾驶、人脸识别等领域在中国的落地应用。

李开复相信,相比欧美国家对于人工智能技术有很多争议,工业和商业的机器人、人脸识别、自动驾驶等技术在中国更加容易落地商业化,这也是一个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弯道超车的机会。



李开复也看好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应用,尤其是在商业领域,它可以使获取用户的成本降低百分之六、七十,或者一个用户的转换率增加百分之五、六十。对一些大型的公司来说,尤其是在金融方面的公司,银行可以用同一块钱赚更多的钱,同一个贷款降低坏帐率。

张亚勤:

人工智能时代将催生千亿量级的产业

从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到百度总裁,不久前刚刚宣布退休的张亚勤在科技和商业领域,缔造了一连串的传奇。他在过去几年主要的精力放在了为百度拓展新业务的技术边界,他希望人工智能能够赋能更多行业,帮助人类提高效率。



在张亚勤看来,人工智能可以说是像电力一样的革命性进步,会催生很多新的产业,无论是搜索,还是医疗、教育、金融都会被AI大幅度地影响,可能会催生千亿量级的产业。每样家电、我们的桌子椅子、汽车、工厂里面每个环节等都是富有智能的设备,都会变成可以沟通的,会让大家的生活和工作变得更有趣。

吴恩达:

最令人兴奋的领域是小数据

吴恩达(Andrew Ng)是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指导过人工智能实验室,在谷歌创建并领导“谷歌大脑”项目,创建了全球最大的“神经网络”, 而成为了百度的首席科学家之后,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关注。现在他从中国回到美国,又继续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才培养和帮助更多公司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或采纳人工智能技术。



吴恩达指出,人工智能已经悄然走入了我们的生活,当我们对它的潜力感到兴奋时,也要意识到近期所有的经济价值都是由一种人工智能技术创造的——监督式学习(Supervised Learning),指的是输入内容,它会通过学习,产出一组输出。比如输入英语,输出中文,这是机器翻译;或者输入在车子前面的图片,输出其他车的位置,这是自动驾驶中最关键的人工智能技术之一;或者在制造业中输入制造物的图片,输出是零缺陷,这是视觉检查。它通常只能做好一件特别具体的任务,但是当你找到合适的商业场景时,它就会变得非常有价值。

吴恩达认为这几年大家的关注点将从技术创新转向实际应用。“在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我们需要把人工智能应用于其它行业,而不仅仅是人工智能的科技公司在发展人工智能。”



在机器学习领域,让吴恩达感到最兴奋的则是小数据,即机器能依赖越来越少的数据做决定。当人工智能面对有限的数据时,就需要更强大的算法和通识能力。“比如说利用人工智能来解读X光片子,也许在一家医院里,照X射线片子的机器比较旧,分辨率不高,或者技术人员在拍片时一直让病人稍微偏向一边,照的姿势有点不太一样。”那读片的人工智能是否能达到一样的解读效果?

事实证明,人比人工智能更能将以往的知识、经验推理应用于新的情况之下,比如说人在16岁时学开车,就可以把16年观察世界的经验全球运用于开车上,学习十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应对所有情况。这些都是人工智能在面对小数据的挑战时所要克服的难点。



随着人工智能的应用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失业、贫富悬殊、数据隐私等问题,势必变得更加严重。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曾经发出警告,发展全面的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的毁灭。这或许是危言耸听,但也是全人类不得不面对、探讨的问题。

人工智能一样创造社会财富

将人类从琐碎工作中解放出来

李开复提醒我们要为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社会巨变提早做好准备。他观察到,无论是华尔街交易员还是放射科医生,这些传统岗位已经越来越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但其实每个被取代的人,机器会更有效地完成这些工作,甚至做得更好。所以我们的社会会产生更多的财富,一个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社会反而会让人们能过上幸福有意义的生活。



凯文·凯利也有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人们争夺的大多数工作根本不应该由人来做,比如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作,比如在商店里数钱,比如把箱子装进仓库。这种讲究生产力、效率的工作应该是机器人的工作。凯文·凯利认为,在一百年后,我们人类甚至会为自己曾经做这些工作而感到羞耻。






凯文·凯利分析说,人类最喜欢也应该去做的事情,应该是效率低下、会涉及失败、需要不断尝试和学习、创新的东西,比如艺术、探索、体验、科学等等。凯文·凯利坚信,科技应该让人类的生活更美好,人性的东西不会因为科技而被磨灭。

信息时代人类需要新的所有权概念




在这个云计算、大数据的时代,大型科技公司掌握了大量关于用户的数据,甚至比用户更了解他们自己。人类也许将进入没有私隐的时代。张亚勤对此坦言道,科技公司需要设立底线,保证在自己所收集的资料获得了用户同意,也要怀着正确的目的,以客户的利益为导向去拥有这些数据。

张亚勤打了个比方,说把资料传到云端就好像把钱存进银行一样,从统计学的角度讲其实是更安全的。



我们的生活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越来越多的监控。监控无处不在,数据的拥有者需要重新界定。凯文·凯利则对隐私的问题提出了新的视角,他重新审视了我们和数据的关系,认为人类无法真正拥有信息或数据。他说,我们人类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我们试图把从土地上继承来的财产和所有权概念应用在数据和信息上。

凯文·凯利认为数据更像是一个生态系统,所有涉及某些数据的人、东西或机构,无论是其运营商,制作手机的人,制作平板电脑的人,制作软件的人,任何接触数据的人都对数据负有一些权利和责任,包括其真实性。



因此,凯文·凯利认为隐私可能不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共享经济已经改变了我们对所有权的概念,使用权是所有权的某种体现,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全新的二十一世纪版本的版权概念。

技术上人工智能离人类智能还很遥远

另一个广受讨论的问题是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人类,人类最后反而沦为人工智能的奴隶。对此,吴恩达从技术发展的层面进行了回答。他指出,从发展阶段上来看,目前人工智能仅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就是仅能解决特定场景问题和只能做好具体任务,要到达到与人类全智能和像人那样思考的的强人工智能阶段,吴恩达认为还很遥远。









“在弱人工智能方面取得很好的进展,并不意味着在通用智能方面取得进展,就好像说能造最快的跑车可以帮助我们把火箭发射到火星那样。”吴恩达指出为什么人们对人工智能有这么多担忧惧怕,就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对人工智能是有误解的。“也许几百年后我们需要担心人工智能会接管世界,但今天不需要担心。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不担心火星上的人口会过剩。”今天,我们应该专注于挖掘人工智能改变各行各业的潜力。




人类需要给机器灌输正确的价值观

凯文·凯利完全赞同,认为人工智能永远不会像人类一样思考,可以将它们视为外星人。而面对现在对人工智能可能颠覆人类统治的争议,凯文·凯利表示需要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人工智能,给他们灌输价值观。









凯文·凯利觉得机器就像孩子一样,虽然有自由意志,有自己的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但我们可以给予他们相应的指引,把他们变得更加“负责任”,更加符合我们人类发展的需求。

他觉得我们应该有目的地去培养我们的“机器人孩子”成为好公民,为他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以便在我们放开手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凯文·凯利也坦承,在技术上将价值观和道德规范纳入硬件软件的程序实际上并不困难,但真正难的是我们到底要让人工智能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人类在面对这个问题上还没有达成共识。

凯文·凯利说我们将在未来五十年内持续这一讨论,但是他自己有一些初步的回答,比如公平、机会均等、诚实、同理心等。人类的工作是创造比我们更好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并且在试图向他们传达我们的价值观的过程中,学着变得更好。



他对人工智能的态度是宽容的,他相信如果我们惩罚失败,那我们就没有创新。科学向前发展的方式是通过试错,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更加容忍那些失败的技术。






人工智能是人类社会至今为止被发明出来的最强大的工具,它是一种赋能的技术,可以使各种门类的其它技术做更多事情,也逐步走向应用,与各种行业相结合,赋能传统产业,可以辅助人类做我们不想做的事情,可以帮助人类成为更有创造力和更高效的人,将会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极大地提升社会生产力,也让我们有机会解决以前从未解决过的危机。技术行业的领航者拥有前所未有的机会去塑造、影响我们的社会,但同时也拥有一种特殊的责任。希望学界、商界、政界、媒体、公众等可以联手,共同为建立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社会而努力!

11月17日-12月8日

《领航者》推出人工智能系列

每周日晚9点40分

凤凰卫视中文台



编辑:胡雪曼、陈炷晰、撕纸小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