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智能机器的来临,意味着人类的终结吗?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狂飙突进,智能机器的应用已经席卷各个领域
从工业生产到医疗保健,再到金融服务,它们无时不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而近年来,诸如ChatGPT、Sora等热门人工智能大模型引起热潮的当下,更是让我们见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无限可能。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智能机器将更多地接过人类手中的重任,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越我们的能力,完成更多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这也引发了一系列思考:
智能机器的崛起,究竟会对人类造成怎样的影响?
我们与它们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定位?
在《最后走的人关灯》这本书中,著名人类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人工智能专家保罗•若里翁以其独到的见解,深刻剖析了人类自身的伟大优势与潜在弱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引人深思的答案。



人类的使命是迎接智能机器的来临吗?



智能时代将不期而至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机器的智能化水平将持续精进,日趋完善,它可以执行更复杂的、 具有多样性的任务。
因为我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我敢说30-50年,如果我们希望,所有我们今天执行的任务都可以由我们开发的机器人和软件代替完成。50年后,我们仍将观察正在发生的变迁。而100年后,就没有什么是那么确定的了。
机器会自我复制,他们会自我修复并创造新的机器。他们将学会以我们的方式思考,但是不包括那些在我们的眼中让人怜悯的失败,因为他们是 “如此智能”, 他们也将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
我们必须认真对待以下猜想——后生物学——即生物学的未来发展是由机器人接替我们人类来进行的。
作为人类,我们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发明能力,我们能创造出更加聪明、更理性、不像我们那样因为存在一些矛盾的需求而备受折磨,更容易在这个大部分被摧毁的地球上生存的机器。
但是,如果我们不小心,那些我们设计出来的智能机器,将会在我们遗留下来的、 那个不适宜人类居住居住的地球上取代我们。


众多岗位正逐渐被机器所替代



如果亚当·斯密想象的 “利润率下降趋势规律” 存在,技术创新将周期性地重建利润率的幅度。他们不仅能创造利润,同时也创造了就业机会。
但自从1961 年工业机器人,以及20世纪80年代微型计算机软件出现以来,这个问题就趋向于逆转。罗兰·贝格公司认为,如果信息技术的应用在未来的法国将创造出30万个工作岗位,那么将同时摧毁300万个工作岗位。
如果说机器人和软件最初是作为人类的助手而出现的 (机器人在汽车装配线执行一些任务, 进行文字处理等), 它们现在越来越多是被用来纯粹代替人类(全自动流水线, 人类只需负责编写软件并进行维护与监督)
在技术创新后成立的公司的特点,通常是它的前期投入资本率与日常工作进度成本相比较低;以及它所带来的资质和就业岗位与营业额相比是广泛而大量的。
而今天的新型创新公司的这些条件则是完全逆转的。
它们现在需要大量的前期资本投入,而只创造了相对于营业额来讲数量较少的高技能岗位。 举个例子:当 WhatsApp 被 Facebook 以 19 亿美元收购的时候,它是一个只有 50名员工的公司。
这个新走势从两个角度质疑了被广泛接受的技术创造就业机会的公知:事实上,很少的工作岗位是由新型创新公司创造的,而且其创造的就业机会是针对非常高层次的人才的;这些人或者是计算机系统的协作者,或者他们自己就是这些软件程序的编辑者。
目前的趋势是, 我们的经济正缓慢地靠向被美国人称之为 “赢者通吃” 的状况,其中一小部分高端人才创造了不成比例的新财富,而资本持有者、机器人和相关软件的所有者与这些高端员工共同分享新型创新公司的利润。与此同时,其余人只能努力争取那些收入微薄的工作,因为从现在来看,他们所产生的价值是可以被忽略不计的。
但是,这些大量的不够优秀的工人的收入又如何呢?那些确保他们生活的工资,并提供购买力的资源从何而来?这种工资能够让他们购买现在机器人生产的产品吗?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问题的最后一个方面,应该面向机器生产征收“西斯蒙第”税,正如瑞士经济学家、哲学家让·查尔斯·伦纳德·德·西斯蒙第提出的建议那样——被软件或者机器人所替代的工人受益于这种全球机械化,这是整个人类的进步,而不是简单地使人类成为受害者。


为人类哀悼?



英国皇家天文学家马丁·里斯表明: “在遥远的未来留下人类的痕迹, 正如在我们这个时代还保留了雅克安文明的影响一样。” 我们是否还在并不重要:在进化的过程中,我们的作用是迎接机器来临,它们会真正地成就世界的2.0版本。而我们,不完美的创造物,只是为此开了个头: “取代了我们的那种文明能实现我们无法想象的突破——完成我们可能想都不敢想的事。”
人类大脑是一种胶状物质,它的体积和功能从化学和代谢的角度讲都是有限的。在由水、空气和岩石组成的22.5公里厚的地球表层里,有机生命不断发展;但人工智能却不局限于此。
我们应该为 “人类不是进化的顶点” 而感到悲哀吗?
“机器统治下的另一种文化会在未来长久存在并且可以传播到地球以外; 而人类及人类所有的思想只是这种机器统治下文化的更深层次思索的先驱。”
我们应该为此感到悲哀吗?
当然不!如果生命是极其罕见的,从整个宇宙来看,我们没有任何谦虚的理由:
我们的地球,宇宙中极微小的一粒尘埃,很可能就是智能传播到银河系的唯一根源。
我们将会消失,但我们设计了那些像我们一样的机器,而且还是升级版本的, 因此我们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



尽管机器将超越我们,实现我们无法想象的突破,智能机器的来临也并不意味着人类的终结。
相反,它可能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新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应该积极面对这一挑战,与智能机器共同进化,创造更加辉煌的未来。


来源:摘编自《最后走的人关灯》
作者:保罗•若里翁
编辑:景晨
【声明:本号为“全民阅读推广”官方公益账号,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其它不妥之处,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