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发展新质生产力,人工智能怎么“加”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霁瑶|北京报道

从横空出世到颠覆式创新,再到最终改变千行百业,这是互联网曾经书写的奇迹。这一次,站在历史风口上的是人工智能。

“就像当初互联网一样,又一个对全行业、全社会发展都具有基础性支撑作用的技术体系出现了。这是有足够多机会和足够丰富想象力的一次革命,不仅是技术革命,还是产业革命,更是智力革命。”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理事长、北京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黄铁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从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互联网+”,到2019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智能+”,再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提“人工智能+”,这背后不仅是科技之变,更是产业之变、时代之变。在号召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当下,人工智能(AI)无疑是重要引擎之一。

“适度超前”该如何把握

“不能将人工智能简单地视作一个提高生产效率的新技术,它是一个新型基础设施。就像电力、交通一样,是全社会运行所依赖的基础设施。”黄铁军对记者说。

黄铁军将这种基础设施称为“智力基础设施”。他认为,智能和智力的区别,就像电和电力。当智能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就成为“智力”。所有行业,都需要智力。

“想象一下,当一个类似电网的智力网出现的时候,人们可以像取电一样,向人工智能获取‘智力’。这不仅能降本增效,更会催生很多全新的行业。”黄铁军描述道。

算力是推进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适度超前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加快形成全国一体化算力体系,培育算力产业生态。

“适度超前”是什么意思?尺度又该如何把握?

在清智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煜看来,这是由人工智能的发展特点所决定。“大模型时代,智能涌现的基础是足够庞大的算力,目前的算力还有很大发展空间,这里说‘适度超前’主要指建设规模。我们过去讲要致富、先修路,人工智能也一样。目前技术层面上人工智能发展很快,而数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时间周期,所以要超前,以便实现技术发展和数字基础设施的供需适配。”他告诉记者。

“以GPU为核心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是比较烧钱的,而且更新迭代速度很快,基础设施太超前可能导致还没用上就落后了,也会造成资金浪费。”张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经济法学和人工智能法学方向博士生导师、中国市场经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胡元聪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超前”是让数字基础设施“蓄势”,等待应用“爆发”,而不是在应用端有机会突破时却受限于数字基础设施不足。所谓“适度”,则是因为数字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规模大、建设周期长,在供给上具有阶梯性和阶段性。“在尊重技术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的前提下,更好发挥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即通过适度干预的形式超前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同时考虑财政承受能力,循序渐进、稳步推进。”





人工智能发展要围绕人民的需求和期待

近年来,处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C位”的无疑是大模型。这也导致当下各大企业纷纷“卷”向AI大模型,甚至上演了“百模大战”。

“现在最大问题就是散。‘百模大战’这种分散的训练模型方式不符合未来大型基础设施的建设要求,它只是一个初期形态。人工智能现在的阶段容易造成低水平的重复。”黄铁军表示,大模型虽然已经发挥了一些基础支撑作用,但还只是以云的形式提供智能化服务。

“我们说的数字基础设施一定是公共设施,就像电网一样,人人都能用。”黄铁军说。

“要建设这样的基础设施,需要国家主导来提升新质生产力,要考虑怎么把数据、算力等要素汇聚成一个体系。‘人工智能+’就是一种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的布局。”黄铁军补充道。

当人工智能真正作为基础设施发挥作用,也就意味着使用门槛的降低。多位专家学者均认为,我们将会迎来一个人工智能普惠化的时代。

“过去,实施人工智能很昂贵,甚至需要建立自己的科研体系,但以ChatGPT为代表的新一代通用人工智能让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它通过非常简单的交互方式输出智力,可以提升每个企业,甚至每个人的生产力。”张煜说。

“要让所有人共享人工智能发展的成果。”胡元聪表示,现阶段提出“人工智能+”,意味着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人工智能化”,人工智能正从“星火”式多点发展迈向“燎原”式全面覆盖和广泛应用。

“‘人工智能+’行动应当紧紧围绕人民的期待和需求展开,政府在布局时应当首先考虑‘人’的需求的满足,其次才是‘智能’的发展突破。因此,应重点聚焦民生领域如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胡元聪说。

人工智能“加”什么,怎么“加”

科技发展中,最敏锐的往往是学界,紧随其后的是资本市场。

张煜所在的清智资本是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支持下成立的,专门投资人工智能早期项目的资本。“去年我们投了近10个项目,今年预计数量会翻番,我看好人工智能的发展。”张煜表示。

蓝海就在眼前,历史性机遇必须抓住。当“人工智能+”来临之时,各个行业都摩拳擦掌,是否它们都有机会?

“人工智能为这个时代带来了太多机遇,想大有作为的领域都可以大力发展人工智能。”胡元聪认为,几乎所有行业都将被人工智能重塑,加号的后面其实是千行百业。

“‘人工智能+’并不只是简单做技术加法,而是让人工智能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中占主导性地位,将‘+AI’转变为‘AI+’。”胡元聪表示。当下,他认为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现代服务业和新能源等产业,可以率先通过人工智能抓住先机。

张煜从投资的角度分析,最具商业潜力的AI项目一般同时具备技术领先和行业理解深刻两种属性。“我比较青睐两类项目:一类是开创性创新项目,比如 OpenAI,但这样的项目非常少,更普遍的一类是在对行业理解到位的基础上把人工智能恰当地应用其中,从而产生竞争优势并获得收益。”

张煜表示,目前他比较看好的赛道,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领域:

一是通用型人工智能(AGI),目前通用人工智能领域竞争已经白热化,但从技术角度看仍处于初期,基础架构和相关技术还在快速迭代,新一代的模型有望实现智能水平的跨越式提升。

二是生成式AI,这同AGI有交叉,生成内容的同时也生成价值,是未来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是生命科学,近年来随着AI技术的发展,生命科学取得了重大突破,从疾病诊断、药物发现到临床试验等多个领域都进入了快车道。

四是机器人。过去专用领域的机器人在工业界已经普及,但是自主性和处理复杂场景时还有很大的局限性。新一代的具身智能(指一种智能系统或机器能够通过感知和交互与环境进行实时互动的能力)大力推动了通用人形机器人的发展。“最近,大量通用人形机器人项目获得了融资,清智资本也投了不少机器人初创公司,这些公司发展速度非常快。”他说。

另外,智慧交通、教育文化等领域也是清智资本关注的重点。

“AI可以‘颠覆’一切行业现状,它将成为每个企业、每个劳动者的基础竞争能力,就像今天普遍使用互联网一样。”张煜说。

黄铁军则提醒,应重点关注这波技术革命中,会产生哪些新兴行业、产品以及服务形态。

发展人工智能需要想象力,锁定优势才会脱颖而出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及“人工智能+”以前,不少地区已经出台了人工智能利好政策,纷纷喊出要打造“全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高地/先导区”的口号。翻看各地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人工智能”也是高频词之一。

“我觉得最有想象力的地方才会脱颖而出。这种智力基础设施如何建设、如何使用,都需要想象力。”黄铁军表示,围绕人工智能,地方政府不能停留在扶持产业的层面上,更应聚焦在智力革命中如何锁定自身优势。

在这一轮人工智能建设热潮中,也不乏中西部地区身影。例如重庆提出到2027年,全市AI及服务机器人产业集群建设将取得重要进展,人工智能算力显著增强,服务机器人领域AI技术研发能力和应用深度走在全国前列;大数据产业发展起步较早的贵州,则提出将发挥智算规模和数据要素优势,加快发展数据标注、模型训练等人工智能基础产业……

“人工智能的4个要素是算法、算力、数据和应用。其中算法依靠人才,和北上广深比起来,中西部在人才方面并不占优势。”张煜向记者坦言,“但是在算力和数据方面,中西部地区都有发展的机会,国家‘东数西算’工程就是充分考虑了不同地区的差异和比较优势,加快形成全国一体化算力体系,实现互补型共赢。应用层面上,不同地区各有特点和优势,最终拼的还是想象力。”

胡元聪认为,接下来中西部地区应系统梳理产业链条和发力方向,因地制宜完善产业布局,例如成都作为“天府之国”,可以推广“AI+农业”建设,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智慧农机,推广农产品溯源等;油气资源丰富的新疆,可以推广“AI+油气”建设,研发智能拾取技术、探索数字化油气储运等。

“在选准发力方向后,各地政府应当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更好结合,在尊重市场机制前提下,通过完善财税金融等支持政策激励人工智能产业高质量发展,以助力快速形成新质生产力。”胡元聪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