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花199元,清华博士带你入门人工智能,网友发问:如何能让这个人消失在我的社交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如果你关注AI,又恰好在各大社交媒体搜索过相关内容,大概率会见到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口若悬河的男子。他,就是清华博士李一舟。

这两天,关于他的一张图被广为传播。左侧是OpenAI的创始人阿尔特曼,右侧是做出6这个手势的李一舟。他在提醒观看直播的观众,自己的AI课程还有6个名额,欲购从速。俩人的照片上有一行字:中美两大AI巨头。



某种意义上,李一舟确实是“巨头”。从视频号、抖音再到小红书,他拥有数百万粉丝,每个社交平台都有他的身影,以至于网友发出灵魂拷问:“如何能让李一舟消失在我的社交媒体?”

在国内外AI企业都还在疯狂烧钱的阶段,李一舟已经靠着售卖AI课程,营收超过半个“小目标”。只是,当你在各大平台搜索他的名字时,大概率连带跳出“骗子”的标签。



夹杂各种广告的课程卖爆了

很多人是因为听了李一舟的直播下单购买他的课程。晓辰就是其中一位,他笑称自己是李一舟的“韭菜”,“本身就想做一些了解,被他说得有些焦虑,就下单感受下。”

贩卖焦虑是李一舟卖课的必备环节。他经常会强调不会AI哪些职业会被取代,在一则视频里,更是详细讲述了ChatGPT可能会消灭中产。

晓辰购买的是李一舟力推的《每个人的人工智能课》,原价999元现价199元。据飞瓜数据,过去一年这套课已经卖出25万套,销售额约5000万元。

课程由40个视频组成,时长从2分钟到20分钟不等。最短的系列讲如何使用小型的AI工具,最长的一条超过22分钟,是给一家数字人公司做广告。类似的广告还有四五个,剩下的才是课程。



课程包含了对AI发展的介绍,一些简单的科普,以及对热门AI工具,如Stable Diffusion、Notion AI等的入门。

断断续续看完这些内容,晓辰的第一感觉是“非常敷衍”,“基本上蜻蜓点水什么都说,又都不成体系,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比如,一会儿让老板用AI降本增效,一会儿让打工人用AI模拟面试,一会儿又让父母用AI辅导孩子……

“光看标题你还会有点期待,他会给出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实际上他更多只是提出一个关于ChatGPT能怎么用的设想,做一些简单展示。”晓辰说,“比如他说ChatGPT能做AI客服,帮助企业缩减客服开支。最后会告诉你这套东西还不成熟,自己团队正在研发,有兴趣可以联系。”

套壳的技术自称是“自主研发”

对很多人来说,消费了李一舟口中“不到一顿饭钱”的199元只是中招更多套路的开始。

在单纯的课程外,李一舟还搭建了平台“一舟智能”,让用户体验问答、文生图等功能。在课程里,李一舟专门用一节课,解释使用ChatGPT,算力是要收费的,重点强调了买了课程就能用套餐里免费赠送的100万高级算力。

这100万能用多久呢?如果你只是玩票,做简单体验,随便生成一张图片,一段文字,按照1万/张图片计算,100万能玩很久。但如果想要更好的效果,调用更高级的模型,就得支付更高算力。

比如,用最新的“一舟生图”快速生成一张图片,需要耗费5万算力。这么一来,100万满打满算就只能生成20张图片。

当然,算力是可以购买的,李一舟准备了琥珀、黄金、铂金和钻石等会员,价格从39元到399元不等。



用户的算力可能轻而易举地被消耗,但李一舟的课永远卖不完。

在网上,很多人和晓辰一样反馈,经常能看到李一舟掐着手指算还剩多少份课程,宣称过了这个时间段就会恢复999元的原价。但就像开在街边清仓甩卖的门店一样,永远是最后一天。曾经电视购物的套路,被李一舟反复使用。

“一舟智能”也并非李一舟在直播里所说的“自主研发”,大部分功能只是调取了ChatGPT、Stability ai等平台的接口,成本很低。有业内人士透露,整个架构也是外包团队搭建的,相关网站甚至没有备案。

“这也是大家诟病的点,他利用了信息差,把一些免费的工具包装成自己的收费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晓辰他们发现,在B站等平台,有很多博主的讲解要远远好于李一舟,而且是全免费的,“李一舟销售的课程,提供的体验,基本上都是‘拿来主义’,而且是短时间内东拼西凑出来的。”

清华博士就这点水平?

在李一舟公开宣传的所有物料里,“清华博士”的头衔被放到了核心位置。这也是周先生愿意掏1980元,购买他高阶课程的核心原因。



“我本身就是做设计的,去年上半年开始接触大模型。”去年11月份,在视频平台看到李一舟的直播后,周先生冲着“清华博士”的头衔下了单,“课程为期三个月,每周一三五会给我们发做好的视频。”

但看到第二个月周先生就直呼上当,“高阶课程实际上就是更详细地教你使用AI软件,第一个月主要是Stable Diffusion的界面介绍,当时还觉得是为零基础学员设计的,到后面会有干货。”

结果到第二个月,周先生发现视频里的大部分内容和他在B站上看的一样,“完全没有新的观点和实践,都是照搬过来的。而且有些课程和他们的目录不一致。”

当他和其他学员一样向助理反馈课程太水,提出退费申请时,对方没了任何反应,“平时大部分时间问他们,基本也没回复,仅有的回复也不专业。”

不过这两天,李一舟的助理们纷纷现身,对提出质疑的学员采取强硬态度,甚至直接踢出群。



关于李一舟的身份,也是网上讨论的焦点。他本科和硕士都在湖南大学完成,在清华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只不过是设计专业,和人工智能没太大关系。而他说的管理过三家科技公司也无从考证。在成为AI导师前,他曾售卖过其他课程,套路如出一辙。

花3000元报了个培训班打了水漂

春节期间,Sora火了之后,李一舟和团队明显加大了流量投放力度,以至于在各大平台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而活跃在线上线下,给自己套上AI“导师”光环,销售各类课程的又何止是李一舟。

三个月前,呼呼的公司意外解散,她成了35岁失业女青年。懂一点ps的她偶然接触了上海一家培训机构,他们正在力推AI培训。在一场直播里,老师向他们展示了文生图的强大,并且有意无意提到,生成好的图会有人来买,单张价格在两三百元。

“他们生成的图确实很好看。”呼呼很快盘算了一下,整个课只要2896元,如果经常能生成好的图,应该很快能回本,即使不赚钱,掌握新的技能总没错。对于正在找工作的她来说,这笔买卖很划算。



但在买完课程用上软件后,呼呼很快意识到,这些软件没有老师说的那么“神乎其神”,离作为商业工具还有距离,“当然,也可以说我们这种ps刚入门的小白无法发挥它的价值,事实就是,这个事不是他们宣传的那么零门槛。

生成图片后倒是真的有人来买,只不过一张的价格也就是十来块钱。“到现在也不知道,哪些人卖到了两三百元。”现在,呼呼已经放弃用这套课程和软件养活自己的念想,“空的时候玩一玩,就当消遣了。”

在Sora火爆之后,网上迅速出现和Sora相关的教程和体验套餐。但事实上,Sora只对小部分特殊人群开放测试,花钱买课的用户用到的文生视频体验,来自于Runway或者其他平台的接口。

对于这些课程,杭州一家AI公司的高管认为,在AI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大众要的首先是科普而不是焦虑,这部分资源其实网上有很多,“真正利用现有还不成熟的技术赚到钱,需要很高门槛,只有少部分人能跨过去。”

而且往往技术成熟了全面推向市场就不需要包装成课程的形式,“你很难想象美团会出一个教程,让用户付费学习如何点外卖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