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每经专访科技部原党组成员、秘书长张景安:从全球看,人工智能的竞争已拉开序幕,我国将推动大量新技术的自主创新

每经记者:周逸斐 每经编辑:马子卿



3月5日,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开展“人工智能+”行动,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人工智能是否能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全球都在抢占人工智能制高点,我国的机会在哪里?全国两会召开期间,科技部原党组成员、秘书长张景安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回答了以上问题。

从全球看,关于人工智能的竞争已经拉开了序幕

NBD:您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是什么?人工智能是不是应该争抢的“高地”?

张景安:其实人类历史上经历的几次工业革命,每次都是科技革命引发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出现了自行车、缝纫机等;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化,发明了彩电、冰箱等家用电器;信息技术则引发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出现了手机、电脑等。

可以看出,这几次工业革命均是当时的高技术发展带动的。另外,这些新技术出现后,催生出了很多新产业、新赛道,最终形成产业浪潮,工业革命便兴起了。

目前,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典型特征。在我看来,我国信息化的发展提供了大量数据,为人工智能开辟了广阔前景。“信息化”必然是“智能化”。

为何“绿色化”也成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关键要素?如今我们进入环境治理时代,保护环境、绿色创新是当下时代的潮流,要大幅度地提高资源生产率,绿色能源自然就成为各产业的核心。

总体来看,信息化、智能化、绿色化、网联化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趋势,其中,人工智能应该属于最核心的技术。同时,在前述几大技术方向下,有可能衍生出更多产业,引发新一轮工业革命。从全球看,关于人工智能的竞争已经拉开了序幕。

NBD:未来我国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张景安:像ChatGPT这类技术的上下游产业,在我国其实已经出现成千上万个创新成果。

不仅是ChatGPT,信息化、智能化、网络化等新一轮科技革命的突出特征,在我国也早已显现。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如今我国在全球已经处于领先地位。比亚迪等车企用事实证明,我们一些技术路线与特斯拉等车企不但保持了统一,还有自己的创新之处。

当然,我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离不开科技界与政府的积极互动。我国新能源总体路线形成于“十五”期间。2001年,科技部启动“十五”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科技专项”,“十一五”期间,实现了我国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突破。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我国科技界十年协同攻关,突破了一批关键技术,为企业创新奠定了重要基础。不仅做到与中国民营企业的创新技术统一,也与全球层面的未来技术路线一致。

既然我国有新能源汽车的历史成功发展经验,所以我建议,像发展新能源汽车一样,在国家、市场层面掀起一轮科技创新浪潮,让中国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有更多新兴产业能够走在世界前列。

人工智能会引发新一轮劳动技能迭代

NBD:去年开始,以“ChatGPT”为代表的大模型技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新的高潮,拉开全球人工智能技术竞技的新帷幕,在您看来,为什么这次AI大模型能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张景安:ChatGPT是新一轮工业革命中的产物。比尔·盖茨给出的评价是: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将与互联网的诞生和个人电脑的发展一样重要。

我认为,如果ChatGPT等人工智能普遍应用的话,会对新一轮技术革命,即绿色化、智能化、网联化趋势产生明显推动作用。

NBD:大模型作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和以往相比,有什么不同?

张景安:大模型是工业革命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技术,不掌握这类技术,可能就落伍了。

比如ChatGPT,它更新迭代的速度非常快。2022年11月,OpenAI开发的基于GPT-3.5的人工智能对话机器人ChatGPT发布。几个月后,GPT-4.0发布,性能提升了很多,相比上一版,新版有明显跃升,更快、更准、更智能,准确率也大幅提升。这证明了如今的信息时代,既要求速度也要求质量。



相比一般技术,大模型加快支持传统产业提质增效。谁能利用它降低产业成本、提高技术质量和效率,未来谁就有可能占领大量市场,这是未来市场竞争的一个重点。

NBD:也有不少网友担心,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会导致许多人失业,对此您怎么看?

张景安:新技术的出现,必然会代替部分人工。但从全球的科技发明来看,新的工业革命会取代部分岗位的同时,又能创造差不多数量的新岗位。因此,许多人类才能胜任的工作岗位仍然存在,但这些岗位大多呈现出复杂性、专业性等特点。

这种转变会促使劳动力市场对技术技能人才的规格与素质提出更高要求,引发新一轮劳动技能迭代和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比如,未来,相关岗位的技术培训行业前景可能会比较广阔。

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我国会推动大量自主创新

NBD:对于我国的科研发展,您认为有哪些优势?

张景安:实事求是讲,我国在一些基础研究领域还有差距。

不过,我国科技发展迅速,尤其是近些年来,我国工程化能力明显提高。

我们经常提及,科学、技术、工程——科学用来解释世界、认识世界;技术用来创造世界;工程化则是把科学、技术最终转化为产品。而我国在产品端的水平提高得非常快。

更重要的是,我国有两大优势。第一,是我国有成千上万的创业大军。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为新技术的产业化落地创造了更广阔的空间、更丰富的应用场景。巨大的市场需求和高质量发展要求,使得科技创新的研究成果能够快速实现转化落地。

第二,我国有高质量的科技创新场景、孵化赛道。比如高新区等,是我国创新驱动发展示范区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能让科技成果转化、走向产业化。并且近些年,我国落地高新技术的水平也已经明显提高。

30多年来,我在相关领域工作时发现,在我国,一项新技术的出现,会引发大规模的创新潮。因此ChatGPT等大模型出现后,我相信中国会因为此项技术引发大量自主创新。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有不少高技术产品出自中国人民之手,我国产业转型升级也会取得新发展。

NBD:基础研究是一个国家的科技基石,请问如何更好地培育更多优秀的科研人才?

张景安:科研人才可以分为两类——人才和天才。我认为,人才需要培养,天才需要发现。尤其对于天才型人才,他们需要自由的环境和宽松的空间,以及对人的高度信任,还有个性化、绿色通道。宽容的创新生态下,自由思想之花才能盛开,才能有更多独立思考、自由探索与源头创新。只有这样,“奇才”“怪才”“偏才”“天才”方能脱颖而出。

NBD: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科技创新”,该如何理解呢?

张景安:没有创新,只靠技术引进,企业不可能发展。我们曾建议,要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结合的创新体系作为全面推进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突破口。

此外,当今有价值的创新来源于跨学科、跨领域、跨部门、跨地区的创新,需有全球视野,全球整合资源,具备多元思维与全球化思维,需要有多学科交叉协同创新的自主研发体系。还要有跨学科的综合能力与精神境界。有这样的创新生态,才能迎接未来。

NBD:我国在一些方面,遇到“卡脖子”的技术短板,困扰了一些企业的发展,您怎么看?

张景安: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重视自主创新。

对于当前我国面临“卡脖子”现象,其实存在一个具备中国特色的规律。回顾过去几十年科技发展道路,对于被“卡脖子”的技术,中国最终都可以破解。

每日经济新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