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分享掌心囚比较新章节抢先阅读


掌心囚比较新章节抢先阅读掌心囚比较新章节抢先阅读2023-01-0509:49:02编辑:白春掌心囚姜惜之五年前是天真邪的豪门千金大小姐,从小姜惜之就跟在自己比较喜欢的慕南舟屁股后面喊着南舟哥哥,姜惜之发誓以后一定要嫁给慕南舟。为了实现目标,118图库化茧成蝶,不断的打磨产品质量,提升业务能力,最终在市场上拥有一席之地。http://soduju.com/


陆拾一状态:连载中类型:资讯小说详情《掌心囚》小说介绍一家新书《掌心囚》是来自作者陆拾一比较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姜惜之慕南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姜惜之五年前是天真邪的豪门千金大小姐,从小姜惜之就跟在自己比较喜欢的慕南舟屁股后面喊着南舟哥哥,姜惜之发誓以后一定要嫁给慕南舟。《掌心囚》第2章姜惜之慕南舟赎罪免费试读姜惜之面色苍白如纸,又赶紧低下头。

五年的时间,早已改变一个人,不管是她,还是慕南舟。

他比五年前更成熟了。

黑西装,头发精短,五官立体俊美,自带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气质。

他还是那个清冷高贵的慕南舟,从生下来就带着光环,并且摒弃她的慕南舟。

而她,只是个劳改犯。

她很清醒,也怕了,从进入监狱那天起,她和慕南舟就有了差距。

特别是囚犯打她,说慕南舟恶心她喜欢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不该去奢侈他的爱。

她有些慌乱,从地上爬起来。

可越是想离开,越是做不到,爬起来又跌倒,狼狈的就像个四处乱窜的老鼠。

慕南舟饶是停下了脚步。

不过,他的目光并未落在姜惜之身上。

就像她说的,他们身份上的差距,用不着他多看一眼。

但他的下属冷漠的说:“哪里来的乞丐,赶紧滚开,别挡着我们慕总的路!”

闻声,姜惜之卑微的鞠躬。

她想,都过去这么多年,估计也不记得她了。

她干涸的嗓音:“对……对不起。”

垂着头速离开。

宋芝追了出来,激动的大喊:“姜惜之,不准走,你赔我女儿的命!”

路人听到了,大吃一惊,有谁不知当年轰动京都的案子。

那可是有许多人***。

不由议论起来。

“她是姜惜之难怪宋姐那么生气,她是那个伤害她女儿的凶手!”

“姜家都没了,她还有脸来这,把她千刀万剐都不足为过!”

姜惜之身体一僵,被人连带姓,落下的也只是不堪的骂。

她心底很紧张,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挪动步伐……

“姜惜之”

终于,低沉有力的嗓音开口。

姜惜之步子定住了。

慕南舟阴沉的转过头,看向她的背影。

如果不是他们说起她的字,他估计都认不出她来。

他俊美的脸庞冷沉,眸色犀利:“你怎么出来的!”

姜惜之回头看了慕南舟一眼,看到他冷漠的眼神,心一惊。

她拔腿开始跑。

“抓住她!”慕南舟拧眉道。

几乎所有人都出动,把姜惜之拦住。

不知慕南舟想什么,但其他人就像抓囚犯一般,很把她拦住了。

姜惜之有些激动,想要冲出人群,奈何人太多。

她离电梯只有一步之遥。

回头,见慕南舟迈着步伐走来,越来越近……像个残忍的独裁者。

她害怕了,开口乞求:“求求你,放我离开,求求你了!”

她双手合十,但路人更加冷漠:“别想逃,你这个杀人犯,就该受惩罚!”

姜惜之看着慕南舟,就像见到了死神,眼眶通红:“不要……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姜惜之!”慕南舟再次喊道。

姜惜之腿已经软了,就像被命运摁住喉咙,一把跪在地上,把头低得很低:“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慕南舟还没说什么,却被她的表现惊到了。

他看着姜惜之用力磕头,纤瘦的背影,仿佛弯腰都能把脊梁折断。

哪里还是那个骄纵的大小姐。

他永远记得,不管他多冷淡,多厌恶她,姜惜之总是会出现在他身后,笑着喊:

“南舟哥哥。”

放学后,她死皮赖脸也要跟他回家,咬着棒棒糖坐在他的床上:“南舟哥哥,以后我要进这个家门,爸爸说,只有嫁给你,才能住进来,所以我以后要嫁给南舟哥哥。”

每次听到这种话,他有多厌恶。

他把她赶下去,让她“滚”。

她还嬉皮笑脸:“打是亲,骂是爱,我当你默许了!”

说着,她就欢的回家了。

他们是世交,爷爷并不觉得她过分,反而觉得她天真可爱。

碍于姜家的颜面,他隐忍她的刁蛮,任性。

回过神来,看到跪在地上的姜惜之,与当初那个千金小姐,云泥之别。

“你这个恶的女人,还我女儿的命,我打死你,打死你!”

宋芝走过来,用力打在姜惜之身上。

姜惜之抱着头,她知道会有这一天,她们都会打她。

可她想活着。

“对不起,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慕南舟盯着她憔悴的模样,脸已经小了一圈,再也没有以前的婴儿肥,青春靓丽的笑容。

她瘦弱不堪,就像营养不良,他拧着眉,厉声道:“够了!”

宋芝才停下来,错愕的看向慕南舟。

慕南舟冷着脸,一步步靠近,走到姜惜之面前。

她一步步后退,生怕与他扯上关系。

就在慕南舟抬手时,姜惜之弓着背,闭上双眸,眼泪掉出来:“我错了,求求你,别打我了!”

慕南舟有些意外她护头的举动。

不过俊脸冷得像冰块,不顾她的意愿,把她给拽起来:“你错了你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姜惜之用力点头:“我……真的不敢了。”

慕南舟唇角冷掀,粗鲁的把她拽到病房。

“有什么话,面对她去说!”

姜惜之跪在病床边上。

她抬头看到宋伊人的脸,还是会觉得恐惧,不敢看她。

“心虚了”慕南舟见她如此,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慢慢走近,冷嘲道:“你姜惜之,还有心虚的时候”

姜惜之抓着衣角,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些都是她的噩梦,她却想面对噩梦。

她鼓足勇气,抬起头,看向宋伊人,眼眶通红:“我……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能让她醒来”

说完,她觉得自己太傻了。

她不是医生,怎么能让宋伊人醒过来。

可是她害的,除了让她醒来,还有什么可以偿还。

“她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慕南舟眼神犀利,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姜惜之。

舌尖烦躁的抵了抵下颚,他抬起她的头,用力扼住她的下巴:“当初你动手,不就是想她永远醒不过来吗”

姜惜之摇摇头:“不是的……我没想她死,我只是吓吓她而已……”

那场震惊京都的车祸。

姜家大小姐沦为阶下囚。

姜家一夜灭亡。

明明她只是让司机吓吓宋伊人,让她不要靠近慕南舟。

没想到司机真的撞了过去,车子直接引发自燃。

司机当场死亡。

他留下遗书,幕后指使者是她。

宋伊人躺在了病床上。

她被警察带走,悲剧一发不可收拾。

说到底,是她,宋伊人才会成这样。

慕南舟凝视她苍白娇小的脸,五年牢狱也没改变她,还在狡辩。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估计他都信了她的鬼话。

他眉一皱,十分厌恶,用力的甩开她。

“别再装了,这里没人可怜你!”

姜惜之又摔在地上,手掌摁到破碎的玻璃上,火辣辣的疼……

她盯着地上的玻璃,口子尖锐,眼神也变了。

她用力握住玻璃,颤抖的问:“我变成宋伊人……就能赎罪了”

慕南舟却冷笑起来:“你舍得用命偿还吗”

姜惜之目光变勇了,也变空洞了,手里的玻璃朝脸刺过去。

从左额留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