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盘点:张克莎:首位接受变性手术的人


现中的我们总是通过男女性别来对同伴进行简单的分类,但是蒋勋老师在《细说红楼梦》中就提出这种单纯按照生理特征的标准进行分类的行为是不科学也是不负责任的体现,因为人的心理是复杂且不可测的,如果只是通过性别划分就一棒子打死会忽略掉许多群体的真感受,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困扰。要知道钙铁锌氨基酸口服液有什么作用(铁锌钙氨基酸口服液功效)市场一定会给整个行业带来极大的影响力。https://www.yaozui.com/p850458.html


本篇文章讲述的主人公是一位敢于突破性别追求自我,成为首位接受变性手术的女人—张克莎。



儿时梦想张克莎原张克沙,于1962年5月出生于大连的一个部队高干家庭,因为排行第七,家里人都叫他小七子。人在幼年时对自己的性别意识还处于一种模糊阶段,且在外表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所以幼儿对于性别的判断就很容易受到周遭环境的影响。

而从小被母亲当成女孩子养的张克莎经常会穿姐姐所剩下来的衣服;幼态的长相,也会让邻居问她到底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这种雌雄难辨的经历让张克莎肯定自己应该是个女孩子只是投错了胎。孩子单纯的想法让她开始和男孩子保持距离,和正常女孩子一样蹲着上厕所学着绣花儿织毛衣。

这样与同龄人格格不入的行为也让张克莎没少受到玩伴的欺负,直到现在她的额头上仍留有着在幼年时代因为被同龄男生欺负而留下的伤疤。



或许是思维影响了脑垂体释放荷尔蒙的功能,在整个学生时期张克莎的性器官还处于一种没有发育的状态,这就让她更加确定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在学校里张克莎十分热衷于参加文艺活动,甚至还会偷偷的攒下零花钱去买布做衣服,留长发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儿的模样。张克莎甚至不愿意与男生一起上厕所,厌恶所有男生会做的事情。

这种怪异的行为让众人议论纷纷,老师告诉张克莎的父母,他认为张克莎有心理疾病应该去医院检查。一时间周遭人异样的目光和舆论的压力,让张克莎感受到了被孤立的痛苦,她不能明理解自己只是单纯的想要选择自己的性别为什么会受到大家的一致指责。

然而张克莎的父母也为了儿子十分忧虑,开明的家庭选择了让她休学回家休养。再回忆起这段经历,张克莎很感激,她说因为家庭的宽容让她度过了童年比较痛苦的时光。



曲折圆梦,坎坷历程少年时期的不被理解,并没有阻挡张克莎想要变成女性的梦想。1979年12月4日,她穿上新兵的军装踏上了服兵役的道路,这次她来的是广州军区总医院,因为张克莎了解到国外已经有了手术变性的先例,只有通过服兵役她才可以获得为自己变性的机会。

然而在新兵营里,张克莎依旧不愿意和男兵同吃同住,也不和男兵一起洗澡,甚至,她还注了不少女性荷尔蒙激素,得以让自己逐渐有了一些女性的特征。这样惊世骇俗的行为让她在1982年退伍回家的时候,退伍办不肯接收,认为这种男变女的行为是不可能的。但是张克莎坚持认为自己是一女性,即使丢了工作,没有了户口,她也在所不辞。

终于事情迎来了转机,张克莎通过北京医学院第附属医院医史研究室发表的一篇论文。第1次认识到自己所患的是性身份识别障碍,这是一种因为童年生活环境造成的对已有性别的排斥,只有通过改变性别才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此前并没有任何变性手术的经验,这场手术的难度可想而知。

在亲友的帮助下,1983年1月10日,张克莎走进了手术室,第1个变性人由此诞生。张克莎终于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但是生活并没有因为手术的成功而放过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男变女可以说是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很多人都慕前来看他们观念中的妖怪,身边的女性同事也对张克莎十分排斥她们认为张克莎还是一个男的。感情上就连一个女孩子正常的恋爱也因为对方父母的强烈反对疾而终。

此刻的张克莎渴望能够过上正常女孩子的生活,所以她选择离开家乡来到广东,因为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年轻貌美的张克莎立刻就引来了香港肖先生的疯狂追求,虽然从未产生过要嫁一个比自己大32岁的男人,但当时的张克莎太想逃离,想从一个全新的环境中重新开始,所以她就随着肖先生来到香港,此时的她才只有25岁。

到了香港,张克莎拒绝接受当专职家庭主妇的要求外出工作。因为努力上进,张克莎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在香港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就连枕边人肖先生也不知道。

正当张克莎认为自己将这样平淡的过一生的时候,一个老乡的出现,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这个老乡阿利以张克莎的真身份做要挟先后敲诈了她30万港币。为了逃避勒索,张克莎再次选择远走,她孤身一人来到台湾开了一家餐馆

我相信此刻的张克莎是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的,而真正让她勇于揭开自己伤疤的契机就是丈夫和母亲的去世,她开始正视自己的人生并出版了自传《女人梦》,这本书写了她从变性到生活的经历。让大众了解到身为一个变性人的不易,她希望可以通过这本书让变性人赢得是社会的关怀和理解。



性别自由,选择自由现如今的张克莎已经彻底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她开始拥抱生活,以一颗非常平淡的内心来面对外界所有的言语。

性别,出生有很多东西都是我们不能够选择的,但是我们可以有权利去选择如何过完或者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过完自己的一生。

在现生活中,有一群这样的群体,被称之为药娘。他们都是性身份识别障碍的男性,为了摆脱自己与生俱来的性别身份,他们开始通过注药物来使自己的女性特征变得明显。

在现生活中他们得不到家人,朋友和社会的理解。他们也和曾经的张克莎一样不明白本应该属于他们自己的权利,为什么要受到舆论的指责我想我们应该给予这一群体关怀和理解。给予任何想要追求自己人生的行为尊重和包容。我们相信,总有一天任何群体都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在阳光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