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AI“费人又烧钱”雪崩和回报哪一个先来?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温梦华 实习记者 李佳宁 朱鹏 每经编辑 董兴生

几番折戟后,商汤科技终于不用把冲刺上市的目标留到2022年了。

2021年12月20日,商汤科技在港交所重启公开招股,共筹资约60亿港元,预计将在12月30日正式挂牌上市。以颠覆夏朝开辟商周历史的“商汤”命名,不难看出这家公司的野心。

人工智能会是改写人类文明史的革命性科技吗?和商汤科技成立之初的2014年比起来,如今大家都享受到了人工智能带来的各种便利。扫脸就能开门和支付,流水线上机器臂打孔和检测比人更精准,智慧安防让犯罪无处遁形……但尴尬的是,和七年前相比,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的热情已大幅降温。

解析“人工智能(AI)四小龙”之一商汤科技的财务情况,就不难理解资本变脸的原因。一方面是每年扩张的业务和增长的营收,一方面是居高不下的人力成本和连续数年的巨幅亏损,曾经在一级市场备受追捧的AI企业盈利遥遥无期。通过几轮融资参与其中的金主们的耐心正在耗尽,冲刺上市是解决眼下困境的唯一出路。从一级市场烧钱“毕业”的AI企业,来到二级市场后表现如何?

“AI行业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景气赛道,是可以观察和跟踪的状态。但落实到具体个股和标的,就需要冷静地对待了。”天风证券传媒互联网资深专家秦和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独角兽也是“吞金兽”

12月13日,距离港股IPO只差“临门一脚”的AI独角兽商汤科技发布公告宣布,全球发售及上市将会延期,所有申请款将不计利息悉数退还给申请人。在12月10日被列入美国财政部一份投资限制清单后,商汤科技一度暂缓了IPO进程。

12月20日,商汤科技重启公开招股。商汤科技也将成为“AI四小龙”(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中第一个正式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

2014年,还在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工作的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遇到了从2001年就开始研究深度学习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一次详聊让两位“藏身”象牙塔的教授,萌生了把技术转化成商业的想法。这一年,创始团队发布了自主研发的DeepID系列人脸识别算法,准确率达到98.52%,全球范围内首次超过人眼识别准确率。这一成果震惊世界,也意味着人脸识别技术开启了商业化落地时代。随后,IDG资本慕名前来,投资数千万美元,商汤科技由此成立。

在此后成立的人工智能公司和蹭人工智能热度的公司中,商汤科技一直被认为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硬科技”公司。商汤科技相信“长板理论”,把大量的钱花在招聘博士、教授,购买硬件,建超级计算平台上。但通过长期研发投入换来的技术壁垒,仍难掩短期内的大幅亏损。

在2021年的招股说明书上,商汤科技首次披露近年营收数据,2018年~2021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总计超过240亿元。亏损的核心原因,是巨额人力投入。“人工智能公司是最费人工的智能公司。”这句玩笑话在“AI四小龙”各家招股书中一一印证,当年融资一家比一家厉害的四家公司,财务数据却一家比一家难看,且商汤科技的亏损额度最大。

商汤科技在招股书中称,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研发支出和优先股公允价值的亏损。招股书还预计,由于同样的原因,2021年亏损净额将大幅增加。

商汤科技的现状是AI行业的折射。WIND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人工智能概念股平均归母净利润为6.55亿,35家公司中仅8家达到平均值,其中海康威视归母净利润109.66亿元,远超第二名昆仑万维的22.46亿元。此外,近70%公司归母净利润不足5亿元,其中有5家公司处于亏损状态,13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

在谈到人工智能“又费人力又费钱”的现状时,深兰科学院研究员刘彬彬对记者表示:“人工智能的应用也是一个复杂的链条,在链条的每个节点都需要不停创新而达到一个共同愿景,算法的软件工程会缩减人力成本,计算框架的突破缩减计算成本,资源的节约和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是整个人类为生存环境做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看投入所产生的回报。”

AI是赋能 非产业本身

1956年的夏天,一场主题为“如何用机器模拟人的智能?”的学术会议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召开。多年以后,这场会议被认定为全球人工智能研究的起点。

1997年,IBM的超级计算机深蓝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当时人们并不知道这与自己能有什么关系。

近十年来,当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开始消退,人工智能作为科学技术和现实世界融合的媒介,带来场景变革的机遇。

“目前,人工智能处于应用阶段,逐步找到落点,开始投入到产业的最前线,能够产生经济效益,但还很有限。”在谈到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时,从事该领域研究二十多年的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朱小燕表示。

有的学者,甚至一下说不好人工智能的范围。“机器人学习、自动化、神经元网络,好像什么都能算做人工智能。一个行业大会,铺天盖地那么多人工智能专家。我们有的老师开玩笑说,干了几十年了,突然发现我原来是做人工智能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科研人员向记者感叹道。

在朱小燕的感知中,人工智能被资本推上风口又重重摔下来,已是几起几落。“2016年3月,AlphaGo战胜两大围棋冠军,让越来越多的人重视人工智能。那两年,各种各样的人都涌过来,我的办公室都成会客厅了。”朱小燕说,“我主要给他们答疑、科普,人工智能不是在所有领域都能用得上。要弄明白需要你的企业解决什么问题,是不是真的能用到人工智能技术?不能只是老板要求做就来做。就像是谈恋爱,要你情我愿、认认真真的,并非家长说必须谈恋爱,就谈恋爱。”

“人工智能每次都被捧上去,然后又摔下来。但这次回落不会像前几次那么惨了,因为大环境好多了,大家确实看到了一些技术的落地。”朱小燕表示,“人工智能是技术助力,能为产业赋能,未来它还可以为人类做很多事情,但它本身谈不上是一个产业。对它的期待一定要和它的本质相关联,才不会失望。”

每日经济新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