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人工智能技术人才紧缺,“肩部企业”高薪岗位更青睐大厂人才


记者 | 武冰聪

编辑 |

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迅速,人工智能综合实力不断提升。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日前发布的《2021全球人工智能创新指数报告》显示,目前全球人工智能发展呈现中美两国引领、主要国家激烈竞争的总体格局。中国人工智能创新水平已进入第一梯队,与美国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伴随行业发展,人才储备成为重中之重。2020年,人社部的报告就曾显示,我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已超过500万,国内供求比例为1∶10,供求严重失调。

在招聘环节,“供求影响价格”的规律得到显著体现。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人工智能人才报告》显示, 2021年,人工智能行业校招薪酬增幅巨大,以人才缺口较大的算法工程师岗位为例,校招的平均薪酬高达21700元,较2020年校招增长7700元,增幅高达56%。

脉脉近期发布的《人工智能顶尖人才数据图鉴2022》进一步显示出当下人工智能行业技术人才紧缺的现状。图鉴显示,包括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在内的四个细分方向,均出现不等的人才缺口,其中以计算机视觉方向的“人才荒”最为严重,供需比仅有0.38。

人工智能技术人才紧缺,“肩部企业”高薪岗位更青睐大厂人才-1.jpg

脉脉人才智库认为,人工智能人才极度紧缺背后,显示出人才培养速度与业务发展需求之间的不匹配。从需求端来看,近几年我国人工智能技术不断突破,相关研究逐步进入落地阶段,在交通、医疗、安防、制造业等领域的实践场景愈发丰富,业务扩展刺激人才需求。

从供给端来看,学校和企业的相关人才培养机制起步较晚,都尚在摸索阶段。这也造成了人才数量少、培养周期长、培养程度浅的问题,在人才的质与量上难以满足日益迭代的业务需要。

面对行业内的“人才荒”,承接来自互联网大厂的优秀人才,成为人工智能公司的首选。脉脉图鉴证实,人工智能“肩部企业”要找的人就在头部公司。其中,华为、百度、字节跳动等科技大厂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最大。在互联网井喷时期,大厂早已在AI方向布局发力,储备大量技术人才,推动业务升级。

人工智能技术人才紧缺,“肩部企业”高薪岗位更青睐大厂人才-2.jpg

然而,近年来大厂的人才溢出状况却并不乐观。面对疫情之下的裁员潮、降薪潮,“先求稳,再求变”成为部分职场人的共识。

一名司龄近5年的互联网大厂技术人员告诉界面,在外部环境不稳的情况下,即使自己在公司面临升职瓶颈,但仍不会贸然跳槽,宁可先保住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如果未来跳槽,目标除其他大厂外,可能还会考虑外企,因为工作相对稳定,且各方面福利较好。”在这名员工看来,薪资福利、公司规模和营收状况,都是在跳槽时的关注重点。

脉脉图鉴数据证实,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的求职视野依然停留在科技大厂,如字节跳动、华为、美团等,这些在人工智能方向有所布局的大厂,岗位投递热度最高。

人工智能技术人才紧缺,“肩部企业”高薪岗位更青睐大厂人才-3.jpg

这就意味着,人工智能领域“头部以下”的企业,人才紧缺景象依旧。例如当下正紧促研发的自动驾驶领域,招人难的问题极为突出。对于正处在发展期、深耕AI赛道的“肩部企业”来说,人才瓶颈成为他们晋级头部的掣肘。

在人工智能行业,对尚未冒出头的中小型初创企业来说,在抢人大战中与大厂正面交锋并不占据优势。当公司向顶尖技术人才抛出橄榄枝时,企业才是等待被发offer的那一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