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新闻速览天降萌宝总裁爹地不好惹夏若若萧季然已完结小


夜,如一滴浓墨落在洁白的宣纸上,渐渐晕染开来。免费小说的相关问题可以到网站了解下,我们是业内领域专业的平台,您如果有需要可以咨询,相信可以帮到您,值得您的信赖!https://m.gjshe.com


下班后,夏若若将门锁好,又认真检查了一遍,这才缓缓离去。

半夜时分,一抹诡异的身影在萧氏办公楼17楼出现。

终于到了交稿的日子,就连萧季然和张轩也亲自来了设计部。

他目光复杂地看了夏若若一眼,却不发一言。

罗山看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看来,这姓若的新鲜劲也过了,还是有子傍身的余安安比较有胜算。

萧季然沉着那张亘古不变的万年寒冰脸,冷冷地说:“先看若小姐的吧。”

整整一周,他都在刻意和她保持距离。

或许只要不见,他就会将她彻底放下。

这几天内心的萌动,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他太孤苦了,太过思念夏若若罢了。

一听这话,罗山浑浊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立刻笑道:“若小姐可是知设计师,还是留着压轴比较好。余小姐昨天晚上把稿子已经交给了我,我觉得非常不错,不如先看看她的。”

夏若若脸上没有一丝丝神情,只是从林樱手里取过自己的资料。

“也好。”萧季然没有拒绝,声音冷的没有一丝丝温度。

先看谁的,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区别。

很,罗山便将余安安的设计稿拿了出来。

“这是余小姐设计的《七月流火》。”他打开了投影仪,一套精美到极点的珠宝赫然出现,“灵感来源自夏末的夕阳。‘七月流火,九月绶衣’。夏去秋来,天气转凉。余小姐的这套珠宝,只想给消费者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清爽。”

众人看了,只觉得眼前一亮,就连萧季然眼底也掠过一抹赞赏的神色。

“太漂亮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设计师颤抖着站了起来,两眼闪闪发光,激动地说,“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余小姐设计的这套珠宝,足以将我们这些老人给拍在沙滩上了。”

这位设计师资格颇老,一听到他的赞赏,众人也拼命地附和着,现场一片哗然。

“若姐,这不是……”看了那套珠宝,林樱有些坐不住了。

夏若若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缩,伸手拍了拍身边这女汉子的手,示意她保持镇静。

“余小姐呢”一个设计师忍不住了,“这么重要的会议,她怎么能不来呢这么有天份的设计师可不能因为一些私人恩怨给埋没了啊!”

话音刚落,一众设计师们看向夏若若的目光也充满了敌意。

虽然她在国际珠宝界颇有气,但对他们来说,余安安才是自己人,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

“萧先生,要不……”罗山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让余小姐过来”

萧季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却向夏若若看去:“若小姐以为这套珠宝如何”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那张平静的脸,他就觉得她一定能拿的出更好的稿子,即便眼前这套已经艳惊四座了。

“年前的作品,不怎么样。”夏若若淡淡一笑。

罗山脸色陡然一变。

“你什么意思”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凌厉的女声,“什么年前的作品,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和你绝对没完!”

众人吓的脸色一变,魂六魄都差点被震飞体外。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只见余安安眼睛红红的,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般冲了进来。

“若小姐,我知道我们私下有矛盾,可你不能因为此事而诬蔑于我!”她高高地昂着头,厉声喝道,“你说我抄袭,那好,麻烦请你拿出证据来!如果拿不出来,我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将此事公布于众!”

一时间,众人不禁窃窃私语。

年前的作品

开玩笑的吧。

他们在设计圈也摸爬滚打了多年,看过的作品也不在少数,如果真有如此惊艳的作品,又怎么会不记得呢

再说了,看余安安这副底气十足的模样,应该不是抄的。

罗山沉着脸,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若小姐,话可不能乱说。即便若小姐是贵客,也不能这样任其诬蔑我们萧氏的任何一个设计师。您知道,在这个圈子,声誉是比较重要的。如果声誉坏了,那这个设计师的前途也就完了。”

现场设计们听了,不禁心有戚戚然。

一旦背上了抄袭的恶,在这个圈子想要再翻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萧季然淡淡地向夏若若看去,目光里透着明显的冷漠和疏离:“若小姐有何解释”

夏若若柳眉一挑,浅浅一笑:“如果我没诬陷余小姐呢是否也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将此事公布于众”

“那是自然。”罗山眼底掠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夏若若一笑,冲林樱使了个眼色。

林樱见状,立刻从包里取出一本杂志,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大家看一下这本《有饰界》吧。”

《有饰界》是国际珠宝协会内部期刊,唯有高级会员才有,就连罗山也是通过各种关系才勉强看过几期,但也足以成为骄傲的资本了。

一听这话,众人纷纷伸长了脑袋,迫不及待地看去。

封面上的作品,赫然和余安安设计的那套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余安安她竟然连细节都没修改一下,就直接复制粘贴过来了

萧季然面色阴沉,眼底满满的都是失望。

五年来,他怎么一直没发现这女人是如此的愚蠢如此的不堪呢

明明抄袭了,还竟敢大言不惭的要开什么新闻发布会!

“我资历浅,根本没看过这本书。”余安安气的太阳穴青筋暴起,却咬死不承认,“别说是我了,我想在座诸位也没几个看过吧。创意雷同,这在设计界根本就不是什么怪事。”

创意雷同不奇怪,可如果连比较不起眼的细枝末节都一模一样,别说是萧季然了,就连素日里和她相处的还算不错的设计师看她的目光也有些变了。

夏若若冷笑一声,向萧季然看去:“萧先生,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由于多年的工作习惯,我在办公室内部安装了摄像头,并连接到了手机上。”

萧季然微微点头,心底早已有了结果。

余安安那个蠢货,在一心算计的时候,恐怕早已落入对方的陷阱了吧。

夏若若使了个眼色,林樱立刻打开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只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进了夏若若的办公室。

他将帽檐压的很低,根本看不清脸庞,只能看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那男人极为警惕,左右张望了一下,在确定安全之后,这才蹑手蹑脚地来到夏若若电脑前。

他迅速打开电脑,用U盘拷走了资料,这才离开……

顿时,小小的会议室死一般的寂静,连根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辩。

余安安脸色煞白,汗水将那薄薄的衣衫彻底浸透,整个人仿佛从水池里刚爬出来的一般。

“这又能证明什么”她神色有些慌乱,但却依旧嘴硬的很,“偷你电脑资料的是个男人,又不是我!我倒怀疑,是不是你故意安排人弄了个假视频来诬陷于我!”

罗山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但很便恢复了平静:“这话也有几分道理,除非若小姐能把盗取电脑资料的人给揪出来,证明他和余小姐有关。”

听了这话,所有人目光都变得复杂起来。

都是混了多年的人精了,他们什么样的事没见过,更别提这种栽赃嫁祸的小伎俩了。

萧季然神色极为平静,声音更是淡如水般索然味:“若小姐还有其他证据吗”

他隐隐觉得,一切都尽在这个小女人的掌控之中。

今天的会议,不过是她一个人的舞台罢了。

她,根本就不需要他,不需要任何人替她遮风挡雨!

余安安误以为他在替自己出头,心里越发的得意了。

她就知道,他绝对不会不管她的!

毕竟她是阿杨的亲妈,是这些年来仅有能走近他身边的女人,又岂是眼前这个狐媚子能够轻易离间的

夏若若淡淡一笑:“看来,某些人是不到河心不死啊。林樱,继续!”

林樱一听,立刻打开另一段视频。

和刚才那段视频相比,角度显然不同,是自下而上拍摄的。

就在那神秘人低头开电脑的一刹那,一张狰狞的面庞赫然在屏幕上出现!

“罗经理!”一个设计师脸色一白,不禁失声尖叫道。

罗山脸上的镇静早已经消失不见。

他面如死灰,整个人如同被抽了筋骨般软了下来,如果不是手里扶着椅子,估计早就瘫倒在地了。

余安安吓的魂飞魄散。

该死的小贱人,她怎么那么多鬼花招啊!

萧季然脸阴的可怕,目光如刃,骇人的寒意从骨髓深处悉数散发。

只听“咔擦”一声,墙角手腕粗的迎客松应声断裂。

“罗经理,你不要解释一下吗”他冷冷地盯着面目失色的罗山,阴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冰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