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谈谈重生为侯府首嫡女沈妤完整章节全本阅读


沈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人,有种恍如隔世之感。言情小说的最新消息可以到我们平台网站了解一下,也可以咨询客服人员进行详细的解答!https://m.qi74.com


镜子里的人疑是个美人。

前世,陆行舟曾夸赞过她,说她手如柔荑,肤若凝脂,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迷人得很。端的是柔如秋水,美若秋露,仿若眨眨眼睛,里面就有清水漾出来,秀长的眼尾微微扬起,原本清丽的容貌顿时变得妩媚起来。

她五官精致,就像老天用尺子一分一分量好的,婉转峨眉,挺翘的琼鼻,小巧的菱唇,再配上那双眼睛,果真是绝色。

难怪前世陆灵雨那般嫉妒她的容貌,就算她成了侯门弃妇,也要将她的脸毁了。

曾经,她对自己的容貌也是引以为傲。比较重要的是,她以为凭借这副容貌更能取悦陆行舟。可是比较后才发现她错了,陆行舟心里没有她,就算她长的再美,也只会引来他的厌恶。

见她看着镜子发呆,紫菀拿着外衣走过去,“姑娘,该去慈安堂了。”

沈妤回过神来,心中微叹,起身道:“走罢。”

出了青玉阁,穿过数走廊,便来到了慈安堂。

一路上,除了细细的风声,环境还算静谧。廊下挂着各种鸟儿,在笼子里叽叽喳喳,蹦蹦跳跳。走廊外百花齐放,万紫千红,风景秀美。

穿着蓝色比甲丫鬟站在外面,见到沈妤忙垂头行礼。

沈妤目不斜视,仪态端庄的走了过去。

“今日五姑娘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见到人都是一副倨傲的样子,今天倒是没有,却是冷冰冰的。”

“哎呀,人家是主子,咱们是奴婢,主子的心思岂是你我能猜测的,点干活罢。”

“不过,话说回来,五姑娘长得真漂亮,府上几位姑娘都比不过她呢。”

“当初那位护国公主可是慕容国首美人呢,五姑娘是她的女儿,自然也是倾国绝色了。”

沈妤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少倾就到了慈安堂的正屋门口。门外的小丫鬟赶紧掀开帘子,笑容满面道:“五姑娘。”

沈妤微微颔首,进了正屋。

屋子里的地面光滑如镜,摆设古朴又不减奢华,香几上放置着错金离兽香炉,香烟袅袅,散发出清甜的香气,莫的就让人心情平静。

沈妤走上前,盈盈施了一礼,“孙女给祖母请安。”

太夫人对几个孙子孙女一视同仁,态度很是和蔼,“身子好全了”

沈妤笑了笑,“劳祖母记挂,我身子已经好了,今日还可以和姐妹们一同去宣国公府参加宴会呢。”

一个穿着秋色织金裙子,头戴金簪的妇人打趣道:“我看妤儿给老夫人请安是假,想要出府参加宴会才是真的,病了一回性子还和以往一样跳脱,一点也没变。”

沈妤笑眯眯道:“整日在府上待着在烦闷,倒不如趁此机会出府散散心。”

七姑娘沈婵心直口,“到底是散心还是去见什么人,你心中有数。”

四姑娘沈婉碰了碰她的手,低斥道:“七妹,别胡言乱语。”

“谁胡言乱语了,难道她不是为了见陆家的人吗”

“七妹——”见沈妤望过来,沈婉面露尴尬。

沈婉,人如其,是个性情温婉之人,但是她的胞妹沈婵却和她大相径庭,是个直率之人,虽说有时候口遮拦了些,但没什么坏心眼。她之所以不喜欢沈妤,是因为沈妤总是追着陆行舟跑,她觉得丢人。

沈妤也不生气,眼睛弯起,“七妹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去见人的。前几日我在病中,陆家下了帖子邀请我们去参加陆姑娘的生辰宴。原本我不知此事,是姐特意去青玉阁告知我。

因为我病体未愈怕冲撞了陆姑娘的好日子,便没有去,好在有姐代我将生辰礼带给了陆姑娘。但我想着,礼到人不到,到底是不够诚心,我想还是寻机见她一面为好。”

说着,她看向沈妗,笑道:“你说对不对,姐”

不知是不是沈妗的错觉,她觉得自沈妤醒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先是拒绝参加陆家宴会,现在又话里有话。但凡是个聪明人,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听出沈妗别有居心。

沈妗压住心中的不,沈妤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竟然敢当着祖母的面给她使绊子

可是她一直装作端庄善良,听懂了也只能装作听不懂。

“五妹说的是,那次你没去陆家参加宴会,陆姑娘很失望呢,五妹刚好趁此机会给她道个歉。陆姑娘心思单纯,略微哄一哄她就高兴了。”

沈妤作为郡主,一直恭维着陆灵雨,对于此事陆灵雨一直很得意,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沈妤对她对多么讨好巴结。沈妗这么说,是有意让沈妤继续丢人呢。

也是在暗示沈妤,若她让陆灵雨不开心了,陆灵雨就不会帮她在陆行舟面前说好话了。

事上,陆灵雨背地里对沈妤的只有嘲笑,根本没替沈妤说过一句好话,她和沈妗联合起来将沈妤当成傻子耍弄呢。

沈婵清澈的双眸转了转,也听出点门道来。她虽然看不惯沈妤的行为,但还是忍不住道:“姐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一个人病重,不去参加宴会是人之常情,别说是个普通贵女的生辰宴,就是陛下寿宴,也不会强迫有病之人去参加,凭什么就一定要去参加陆灵雨的生辰宴,难不成她比陛下还要尊贵

更何况五姐是郡主,送个寿礼已经是给她面子了,她还敢不高兴五姐做错什么了,要向她一个臣女道歉这不是踩着太后的脸面让其他人嘲笑五姐吗姐一向明事理,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懂呢”

屋子里一下子寂静了下来,纷纷看向沈妗。沈妗强自镇定,双手在袖子里紧紧握着。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房的丫头也敢给她脸色瞧

即便沈妤和沈婵关系不怎么样,也不禁在心里为她叫一声好,看到沈妗哑口言,在是让人心头畅。

这样想着,沈妤朝沈婵投去善意的一笑。

沈婵一愣,别过脸去。

沈妤心中暗笑,前世她怎么没发现,沈婵这么可爱呢。

二夫人吕氏看到自己女儿受委屈,皮笑肉不笑道:“婵儿误会了,你姐只是随口一说,不是你说的那样。再者,妤儿和陆姑娘向来关系要好,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是不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