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机器换人”规划将来 泉州电焊“花木兰”的机器人智造梦

“机器换人”规划将来 泉州电焊“花木兰”的机器人智造梦-1.jpg

“机器换人”规划将来 泉州电焊“花木兰”的机器人智造梦-2.jpg


陈江兰从传统电焊技术师转型研讨工业电焊机器人

“机器换人”规划将来 泉州电焊“花木兰”的机器人智造梦-3.jpg


停止技术指点

台海网9月8日讯 据泉州网报道 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核心驱动力,疾速催生了新产品、新服务、新业态。工业机器人广泛运用于汽车制造业、铸造行业等范畴,带来的是革命性的变化,将使企业产生宏大的直接经济价值,这其中,操作工业机器人的专业技能人才应运而生。在人社部等多部门发布的新职业信息中,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位列其中。在泉州,有这样一位“技能大师”,她已过不惑之年还从零学起,研讨工业电焊机器人并成为培训讲师,本期“筑梦新职业”,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

从业17年的技能大师看机器人干活直呼“美丽”

说起“电焊工”,很多人会说,这是一个又脏又累又苦的职业,而再和“大师”联络起来,多数人会想到的是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男性。但在泉州,就有这么一位焊工大师,她巾帼不让须眉,曾在电焊一线坚守17年,被评为福建省“五一”巾帼标兵、福建省金牌工人、泉州市技能大师,可谓电焊界的“花木兰”。

“当时还不知道电焊是做什么的,就稀里糊涂入行了。”44岁的陈江兰说,上世纪90年代,还是小姑娘的她遵从父母的建议,到福州一所技校学习电焊专业,之后被安排到福建省工业设备省安装焊培中心实际。凭着吃苦耐劳的一股劲,陈江兰沉下心学习,高温天里下工地、爬高架,长工夫蹲着作业。为了不影响焊接质量,夏天不论多热,电风扇都不能对着人吹,由于高温、强光炙烤,陈江兰的视力有所损伤,手臂皮肤多处灼伤。

陈江兰说,当时班里12名姑娘学电焊,最终只要她一人坚守电焊工一线,一做就是17年。在此时期她仰仗努力和悟性,手工焊接操作才能如虎添翼,多次在全国、全省焊工大赛中获奖。

之后陈江兰从一线退下,到泉州市高级技工学校从事焊接教学多年,培育出了一批批优秀的先生。那时她就对工业焊接机器人的消费投用有所耳闻,直到她参加了泉州市首届机器人焊接技能大赛,看到焊接机器人在设定指令下,精准无误地焊接出构件时,身为技能大师的陈江兰也惊叹:“机器人焊接活做得太美丽了。”

“老徒弟”从零末尾 转型学编程研讨机器人

工业焊接机器人在制造业中的广泛投用,让陈江兰对行业有了新的看法。她觉得,本人作为“老徒弟”,不能只停留在拥有一身焊接手艺上,还要学习“智能”电焊,与时俱进。

想要操控机器人,势必要接触到自动化、编程等机械工程类知识。为此,已身为“技能大师”的陈江兰分开了学校,“转型”投身工业机器人研讨范畴,从头学起。身为“70后”的她不在意年龄差距,沉下心向“90后”年轻人讨教。由于有焊接基础,设定电流、速度、角度等对她来说并不难,掌握编程指令、轨迹的行走、机器人的柔性化则需求她不断探索、思索。后因由于阅历不足,她“下令”做出的构件也出现过“不达标”,后面不断修正就游刃有余了。

如今,陈江兰已是福建省特种设备检验研讨院的培训讲师。在培训先生的同时,她常常下到企业,协助处理“智能”操控难题,这也让她越发感遭到智能化消费的大势所趋。“泉州的一家企业,几年前只用2台机器人,如今已添加到30台,由4名操作员操控带起消费线,技术提升速度太快了。”

“机器人不会说话,但我能教它做得更好。”培训和学习之余,陈江兰还在研讨如何赋予机器人更多“才能”,让它代替人工做出更精细、零误差的构件。

六旬老板勤学新技术 “机器换人”时代更缺人才

国家特种机器人产质量量监督检验中心常务副主任黄春榕引见,从国内的制造业发展来看,随着休息力成本提升、休息者知识结构变化等,完成智能化消费,有助于提升产质量量,加强企业市场竞争力。目前国内工业机器人在运用中“优先取代”的多有焊接、搬运、喷涂等这类精度要求高、工作环境恶劣、休息强度大等岗位。如往年疫情以来,因电焊工耗体力、工作环境艰苦等职业特点,很多企业遇到招工难,泉州一些企业运用机器人焊接,大大减少了人工配置,缓解了消费人手不足的困境。

越来越多企业管理者看法到“自动化”“智能化”的必然趋向,自动学习机器人。此前,60多岁的毛徒弟也离开培训中心,和一群“少年家”一同窗习机器人操作。培训期只要短短五天,课程内容比较多,毛徒弟放弃休息加紧学。毛徒弟做机械专业出身,也是一名企业家。他觉得工业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日千里”,低技能岗位迟早会被机器人取代,企业越来越需求会操作机器人的技能人才。

黄春榕引见,工业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人才的发展。“机器换人”是工业发展的一大趋向,但并非将人取而代之,而是在高技术、高投入下,对从业者的要求更高,需求高端技术人才的培育。“培训中能分明感遭到,基层技术人才已看法到将来‘机器换人’的大趋向给本人带来的要挟,重新加入培训大军是为了提升在市场中的竞争力。”陈江兰说。

据人社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全国工业机器人的保有量将超过80万台,掌握工业机器人操作、维护、调试、缺点扫除以及系统集成等技术的工程师需求会越来越大。其中,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的缺口最为突出。薪资方面,45%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2倍。机器人运用人才被视为“香饽饽”。 (记者 许奕梅 王柏峰 文/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3

愣着干嘛,鼓掌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占坑编辑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撸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